导航菜单

新瓶裝舊酒 GSC環保幣涉嫌傳銷-最大的狗

原標題:新瓶裝舊酒 GSC環保幣涉嫌傳銷

新瓶裝舊酒 GSC環保幣涉嫌傳銷

繼“GEC環保幣”後,又一打著環保旗號的“GSC環保幣”在幣圈大肆推廣。北京商報記者註意到,在搭建人頭架構、構建會員模式等方面,“GSC環保幣”與“GEC環保幣”十分類似,不過,“GSC環保幣”多了一個號稱與實體相連的應用場景板塊,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平臺僅開通了影視板塊,且需要提現才能應用。在分析人士看來,“GSC環保幣”更像是新瓶裝舊酒,應用場景板塊則更多是營銷噱頭。  應用場景被疑噱頭  “綠色能源、環保出行、躺著賺錢的環保幣來了!”在幣圈投資群里,“GSC環保幣”的註冊鏈接每隔幾秒就被刷屏一次,“昨日成交量1288萬元”“總成交量39025萬元”“無門檻”“無風險”吸引著無數小白投資者的詢問,關於“GSC環保幣”的相關社群也已經達到了數十個。一位項目大區推介人在群里這樣描述“GSC環保幣”:物以稀為貴,幣會越來越值錢,平臺才剛剛開始發展,幣價也非常便宜,買到就是賺到;買賣透明化,上下級不能交易,從而產生了公平公正,打擊了刷小號現象。  北京商報記者通過初步調查發現,要想成為“GSC環保幣”的投資人,需要持有邀請人提供的邀請碼才能註冊,而註冊流程也較為簡單,通過微信就能操作,成功註冊後該平臺就會根據邀請碼將投資者分入所屬的工會團隊,投資者必須進行第三方機構認證、實名認證才能進行交易。從“GSC環保幣”的界面來看,主要包括實名認證、綠色能源、錢包中心、排行榜、商城、話費充值、幸運轉盤、影視、交易大廳幾大板塊。  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中註意到,“GSC環保幣”首次將虛擬貨幣盈利投入了實體市場中,在投資人交流群中,一位大區群主告訴記者,“目前平臺只開通了提現功能應用到影視板塊,可以進行會員充值操作,充值會員有折扣,後續會陸續開通游戲板塊、話費充值、油卡充值、信用卡還款等服務,但只針對服務商才可以進行操作”。  需要提現才能應用到實體場景,也讓不少投資者質疑,應用板塊是否屬於營銷噱頭。一位不願具名的區塊鏈專家表示,開通這些游戲板塊、話費充值、油卡充值、信用卡還款服務都是需要特定審批或者批准的,因此存在過度營銷或者不實營銷的嫌疑。  蘇寧金融研究院特約研究員何南野則直言,初步判斷是營銷噱頭,以此吸引更多人參與到“GSC環保幣”,增強參與人的信任感。因為一個單一的虛擬貨幣,要投入到實體市場之中,需要打通很多的商業鏈條,讓接受者都認可這個幣的價值,從目前看,要實現大範圍的使用,只有央行數字貨幣才可以,其他的各類幣種都無法實現。對投資者來說,即將開通的信用卡還款服務也存在較大的風險隱患,何南野強調稱,通過“GSC環保幣”進行信用卡還款,不可避免會導致個人信用卡信息被泄露、被“GSC環保幣”所竊取,一旦被不法分子盜用,後果還是很嚴重的。  “拉人頭” 引傳銷爭議  為招攬投資人,該平臺採用了“拉人頭”分級模式。  “GSC環保幣”設置了頂級“大咖”權限,在各大社群中,終極服務商成為了小白投資者爭相追捧的對象,北京商報記者註意到,“GSC環保幣”的服務商可享受應用場景服務獨享、買幣省手續費等多項權益。  一位大區群主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稱,新手小白投資之後如果想要實現盈利,必須要賣幣,一般情況下,靜態會員賣幣的手續費為50%,如果成為服務商則會省去不少費用,只收取30%手續費。如何成為服務商?從操作模式來看,該平臺主要採取搭建人頭架構構建會員的模式。具體來看,會員級別分為五級,直推人數對應為10人、20人、60人、150人、350人,以此類推上不封頂,直推人數達到20人,購買礦機人數達到10人就可以成為工會會長,直推人數達到350人,購買礦機人數達到75人,就可以成為超級服務商。  所有晉級的會員均可以享受全球分紅的權益,例如,工會級別達到一級,直推人數達到5人,獲得小型雲礦機一臺,可以享受全球交易分紅的25%;工會級別達到二級,直推人數為3人,晉升一級礦商,獲得中型雲礦機一臺,享受全球交易分紅的20%。另外,該平臺還推出了感恩獎,上級賣幣,下級就享受2%的分紅,下級直推成功後,也可以享受7%的分紅獎勵。  社交群內的導師介紹,“幣每天都在漲價,成本也在上升,現在正是入手的好時機,只要晉級會長,每天都有分紅,穩賺不賠”。看似誘惑的分紅背後,也引發了投資者的質疑,記者註意到,在投資者交流群中,有不少新手投資者提問,“為什麼手續費過高”?50%的手續費是否合理,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觀察人士指出,交易費能夠達到50%明顯不合理,一般交易所交易手續費不到一個點,而且從拉人頭四級傳銷來看明顯是騙局。  從法律角度層面,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直言,該平臺的交易涉嫌兩方面違法,一是“拉人頭”複式計酬方式涉嫌傳銷,二是這種虛擬貨幣並沒有獲得一定的公信力,我國也已經明令禁止虛擬貨幣的炒作,建議投資者不要參與此類交易,容易掉入詐騙或傳銷陷阱。  變相ICO卷土重來?  在平臺宣稱的完美控盤制度下,“GSC環保幣”高盈利也讓人咋舌,一位投資人向記者提供了一份收益圖顯示,“GSC環保幣”的最高年化收益可達到150%,例如,投資人花費半年時間投100枚幣,大約可以收取360-390枚幣,買幣均價為4元一個,半年後幣價為16.6元,即:投資400元即可換來4800元的收益。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人工智能與變革管理研究院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研究中心劉峰直言,這一類高收益明顯不符合虛擬貨幣市場投資交易收益,因此投資者需要註意其中的法律風險和交易財產風險。在何南野看來,如此畸高的收益,放在任何領域都是不合理的,沒有隻漲不跌、沒有無風險的投資品,如果有此類投資品,則風險要警惕,投資者要理性看待,不要被高收益矇騙了雙眼,該平臺涉及傳銷式行騙,或非法集資。  如此畸高的收益率,記者提出了疑問,但平臺的多位推介人卻不以為然,他們均提到,“沒有風險,投資人都在內盤交易,平臺的控盤制度是完善的”。在此前的調查中,北京商報記者註意到了和“GSC環保幣”較為相近的“GEC環保幣”,該平臺是由世界環保創業基金會設計發佈的開源軟件,是一種P2P形式的數字貨幣,也均是在內盤進行交易。不過浙江省民政廳在2019年6月11日已將“世界環保創業基金會”列入非法社會組織。  對於“GSC環保幣”和“GEC環保幣”,一位大區群主向記者表示,“並無不同,兩者性質都是一樣的,都是自己的內盤交易,穩健安全,‘GSC環保幣’稍晚開發而已”。 一業內權威人士告訴記者,其實“GSC環保幣”就是一個盤圈,外觀打造的是虛擬貨幣,內部為資金盤,和之前的“GEC環保幣”都可以歸為盤圈,而其在“拉人頭”的過程中進行了分發幣、收集投資者資金的操作,也可以稱為變相ICO(首次代幣發行)。  “代幣的發行即使通過礦機、挖礦等字眼的包裝,但本質上還是變相的ICO活動,不被法律所保護。”劉峰如是說道。針對高收益、拉人頭、涉嫌傳銷、變相ICO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嘗試聯繫“GSC環保幣”平臺進行詢問,但並未找到對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