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臺幫扶“道真模式”下的脫貧故事-世界上最大的树

作者:安禄山与杨贵妃发布时间all:2020年05月27日 04:58:54  【字号:      】

茅臺幫扶“道真模式”下的脫貧故事

原標題:茅臺幫扶“道真模式”下的脫貧故事

從2015年與茅臺集團結成幫扶對子,到2019年順利脫貧摘帽,四年多的時間里,茅臺集團帶給道真的變化不僅是道路通暢、產業扶持、經濟發展,還有脫貧能力、助學扶智以及生活希望的構建。而“牽手”至今,道真也成了茅臺人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在那裡,先後有5000餘茅臺人投身扶貧事業,學會了唱山歌、騎摩托、識方言、斷家務事。在外界看來,正是這些發生在茅臺人和道真人身上的故事,生動還原了茅臺集團的道真扶貧模式。  念親恩  扶貧駐村隊幫助貧困戶送藥蓋房修廁所  在道真縣玉溪鎮池村的“之”字形山路上,茅臺集團扶貧駐村隊的周啟康喜歡把蘇芮的《奉獻》換成自己的演唱版本。而山路的另一頭,是貧困戶陳玉的家。周啟康時常給這位有白內障的老太太買藥。去年春節前,周啟康和妻子登門拜訪,陳老太太拎出一大堆年貨堅持讓他們帶回家。夫妻倆一番推讓,竟惹老太太生氣了。在周啟康看來,這是老人對自家孩子獨有的表達方式。  陳玉的隔壁是馮道志家。馮道志的侄兒馮志自幼失去父母,成家後仍與馮道志一家擠在70多平方米的房裡。瞭解到這家人的難處後,周啟康幫助馮道志申請補助,建了間50多平方米的房子,馮志從此有了自己的家。  和周啟康同年派到道真駐村的胡備,被分在河西村。舊城鎮副鎮長韓小波對胡備的第一印象十分深刻:“那是在村委會,看到一人拎著鐵鏟和著水泥砂漿,在壘村委會國旗桿下的石台,看樣子以為是本村幹部,聽口音又不像,後來才知道他是茅臺集團的人。”  2018年春,楊柳壩組貧困戶黃茂林在家第一次見到胡備。這年,黃茂林患上腎衰竭,因為沒錢,住了7天院就回家了。見此,胡備急了,連著幾天上門勸說:“黃叔叔去看病,你是精準脫貧戶,看病可以報銷。”後來,黃茂林前後做了5次手術,從此認定胡備是“救命恩人”。  74歲的餘中福從沒想過,因為胡備,家裡終於修了廁所。面對老人一開始的拒絕,胡備耐心勸說:“你別看一個小小廁所,有沒有廁所是農村和城市最大的區別。”目前,八成以上的河西村村民家裡都有了廁所,以前他們則是進豬圈解決問題。  人心換人心。剛到池村,村民們就把所有隱藏危險的地方告訴了周啟康,正是這份提醒,讓周啟康避開了一次被毒蛇攻擊的危險。  上大學  茅臺助學金捐助貧困學子1900餘人  道真是尹珍故里,文脈深厚。茅臺集團深知,扶貧先扶智,要真正改變山區面貌,終究要依靠教育。截至2019年,茅臺已經捐助道真貧困學子1900餘人,也意味著1900多個家庭有了新的希望。  道真縣平模社區的馮村對茅臺並不陌生。從記事起,他的爸爸媽媽就在仁懷一帶的工地上從事建築裝修。有人問馮村,“你爸媽去哪了?”馮村回答說“仁懷”。這時,問話人總會說一句“就是茅臺那裡啊”。久而久之,“茅臺”就成了馮村既陌生又熟悉的一個詞彙。  2019年,馮村考上了北京交通大學,同時也獲得了“中國茅臺·國之棟梁”助學金,如願邁進校門。對他來說,“茅臺”是當初他對外出務工父母的一份想念,如今也成了打開命運之門的鑰匙。  同在2019年,道真縣大磏鎮的高三學子盛建強收到了北京郵電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而學費、路費、生活費,每樣都比高考題還難。盛建強說,為了供他和姐姐讀書,沒有特長的父親放棄了熟悉的農村耕作,帶著一家人來到縣城,靠在磚廠打工賺錢,一個月僅有三四千元的收入。  也是“中國茅臺·國之棟梁”助學金,照亮了盛建強的求學之路。5000塊錢,等於父親在磚廠接近兩個月的收入。“感謝茅臺的雪中送炭,我會記住這份恩情。”盛建強說。  扶人心  租種食用菌大棚一個棚年收入4萬元  比扶產業更難的是扶人心。竹林塘村冷家灣組的姚正遠,小學時是村裡的學霸,前幾年因打工落下一身傷,生活困難,又逢婚變,整日藉酒澆愁,後來房子也垮了,只好借住在別人的廢棄屋舍下。茅臺集團派駐道真的吳華,為姚正遠爭取到了修繕屋舍的資金,又為他的女兒申請了助學金。女兒成了家裡的大學生,姚正遠也當上了組長,日子重回正軌。  三橋鎮的程澤明因為婚姻變故,消沉了好幾年,還有一家老小需要照顧。2018年,對面的田壩上突然熱鬧起來,每天都有推土機在忙碌施工,修建的正是茅臺集團資助的食用菌基地。建好後,程澤明好奇前去參觀,看著裡面長勢喜人的香菇,動了心。  考察學習完成後,程澤明申請租種了2個大棚。在技術人員指導下,2019年4月,程澤明栽培的第一茬香菇生長出來,不料,5月連續兩場暴雨將大棚澆得一片狼藉。程澤明心急如焚,不過幸好有救災補貼金,幫他保住了本錢。  2020年一開年,程澤明便擴大了生產規模,承包了4個大棚。按照現在的保底收購價格,每個大棚純收入達4萬元,程澤明僅此一項年收入就有16萬元。儘管只是預計收入,但程澤明已開始計劃未來,“想帶著孩子和父母出門旅游,同時也該告別那段失敗的婚姻了。”  程澤明的變化,讓他在城裡工作的侄女婿刮目相看。過年團聚時,侄女婿破天荒地拿出一瓶茅臺酒。從沒喝過茅臺的程澤明端起酒盃一飲而盡,“覺得味道好極了”。  走新路  文家壩村改造基礎設施民居變成農家樂  剛剛脫貧的道真,需要新的“方法論”來防止返貧。此時,茅臺在道真農產品生產中註入了質量管理體系,讓青山綠水變成了最美的生產車間。  辣椒是河西村傳統產業,但農戶辣椒育苗的方式卻五花八門。見此,胡備聯繫茅臺制曲四車間黨支部,爭取了3萬元幫扶資金,建成5個專門用於產業育苗的大棚,將種辣椒變成了技術活。  玉溪鎮巴渝村田壩組的農戶龍昌禮今年65歲,做了一輩子農活,將高粱認定為“懶人莊稼”,“房前屋後隨意撒點種子,以後再不用施肥,幾個月就能收了。”因此,當村裡通知茅臺集團來發展高粱種植時,龍昌禮沒怎麼上心,只要了一斤種子,隨意種在屋前的自留地里,並沒有細心照料。  秋天時,龍昌禮只收了160多斤高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拉到收購點,按照當初承諾的3元/斤收購價算下來,他拿到500塊錢。相比起來,用心種植的農戶則收入好得多。2020年,龍昌禮早早把自家的三畝地平整齣來,犁地、覆膜、育苗、栽種,認認真真,等待更好的收穫。  曾經在文家壩村當過20年村主任的梁正常,兒媳婦是四川眉山的城裡人。婚後,兒子和兒媳雙雙出去打工,添了小孫子,也一直住在四川的外公外婆家。其實,文家壩村山色秀美,還有仙女洞這樣的天然風景,可村裡並沒有人想過做旅游生意。茅臺進駐後,對基礎設施以及村容村貌進行了全新改造,文家壩村從裡到外發生了巨大變化,有景觀路,有休閑文化廣場,民居變成農家樂。老梁也開始想,可以時常把小孫子帶回身邊來住了。  茅臺帶給道真的變化清晰可見,而“下鄉”的經歷也改變了茅臺扶貧隊員。如今,胡備學會了騎摩托車,更練就瞭解決複雜問題的本領;滕憲靈發現,他的駐村生活和電視劇《索瑪花開》一模一樣,只是沒有愛情橋段;周啟康的收穫是,在山谷里唱歌,效果比練歌房更好……

茅臺幫扶“道真模式”下的脫貧故事




面积最大的湖泊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